目前分類:我思我看我感覺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上週到台北,坐在捷運裡,我沒有如往常的拿起書來看,而是看著車廂裡的人、想著兩年前的北捷事件,和,若發生在我眼前,自己會有什麼反應...........人生太無常,我們永遠不會知道此刻的平安,是否能延續到下一秒?今天碰面的人,下次還能不能再見?

我的車廂裡,剛好看到有警察來站崗,搭捷運的人潮依舊許多,當時事發後的副作用—大家不敢滑手機、不敢戴耳機的驚恐氛圍,和現在的畫面已完全不同,似乎大家又回到了往常的習慣,只是多了警察進來。

然而沒想到,鄭捷就那麼快或終於要被行刑了。當越多輔導受刑者的人表示他是他們見過最冷血、最難教化的人時,我反而越想和他聊聊,瞭解是什麼樣的背景和生活經歷,讓他這麼想殺人並有一套個人的完整理念和動機。小燈泡的母親說的沒錯,政府沒有藉此去瞭解研究這樣的人,就快速的讓他可以完成自己想一死的期望,等於這社會又少了一個可以瞭解隨機殺人動機的研究對象。但是,當我聽到受害者的年邁父母激動地說著 "我們從今天起可以不用再哭了" 時,我又感到無比的心疼與難過..........

文章標籤

hearth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在校園裡輔導被霸凌的學生們,心裡感到很沉痛與無法言喻的難過;這篇,是想寫給校長、教育者、輔導者、教官和家長們看的,希望能提供在學校的工作者們,一些反思。

請瞭解,霸凌議題,與一般學生間的衝突打架,很不一樣;因為霸凌,常常是一個人面對群體,並不是各自有朋友擁護、兩派人馬的交戰,所以若您用過去的處理模式,找雙方來對質或找人證、甚至是以人證的多寡作為選擇要相信哪邊的說詞,那麼,被霸凌者,往往會變成—犧牲者。

請試想一個常發生的情境:霸凌者們想欺負某同學時,會把這同學強壓到無人看到的角落,然後開始以言語和肢體霸凌,而被打的這位學生,若因防衛而抵抗或推開同學,導致這位被推者受傷,結果會發生什麼事?這群霸凌者,會跟師長們說是被霸凌者動手打人,這些霸凌者們,瞬間變成了指證的證人;或是即使被霸凌者在教室什麼也沒做,霸凌者們也能栽贓他,跟老師說這位同學做了什麼壞事,即使當事人澄清自己完全沒有做,但師長們仍選擇相信多數者的指證。

文章標籤

hearth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相繼在美國和台灣工作過的我,發現台灣的權威文化,無所不在;而這一篇,談的是我在職場中的觀察。

當我在美國求學、實習甚至是工作時,可以感覺到自己是個獨立的成人,被平等的尊重著,但一回到台灣,一切就不一樣了。

hearth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即使常把時間排的很滿,總還是覺得時間很不夠用,尤其是每每深覺想學的東西有太多太多的時候。
 
 

hearth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十天前,一個不認識的網友寫了封信給我,主要是想對我說:『我喜歡妳的文字!』那個深夜,是我正在質疑自己存在價值為何的時候、正在懷疑以後寫的東西會不會有人看的時候。

hearth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