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天,新任的國家元首和美國來賓說的一句英文,被各方人士和媒體大肆批判與討論。曾在補教界教英文、大學又是英文系、也曾在美國留學工作、長年以英文在異國生活的我,想結合心理的角度與個人的經驗觀察,寫下我對台灣人說英文一事的看法。

台灣的英文教學政策,首重讀寫,輕忽聽說;習慣死背和大量input(汲取),但不會活用與output(產出);一味地追求文法規則的對錯,而忘了語言的本質是與他人溝通。但是,學英文的終極目地,應是為了「和這個世界對話 」,而不是「和標準分數賽跑 」;然而,台灣的教育和文化,讓大家易於對他人的語言字句 [ 評分],而不是對他人的語意內含 [ 理解 ]。

請大家試想,若今天有個母語是英文的人來到台灣,站在你面前用中文與你聊天、並帶點腔調地對你說:”抱歉很,我不知如何用英文翻譯你的名字讓我朋友知道,請多包涵。"請問,你能聽懂這個人想表達的意思嗎?相信你一定能立刻回應他、然後繼續聊下去,心裡可能還會覺得他的中文說得很好、甚至想稱讚他一下。你會想去糾正他把(很抱歉)說成(抱歉很)嗎?你會去鑽研正確的中文文法應該是我(的)朋友,而不是(我朋友)嗎?若你不會,那麼,這也正是外國人看待母語非英文者的態度。

當我在國外時,我從未看過任何一個當地人糾正或嘲笑一個英文非母語的學習者說英文,他們願意傾聽,認真地想瞭解對方想表達什麼,因為對他們來說,語言只是種協助雙方溝通的工具,而且指正他人的文法或用詞,是種不禮貌的行為。但是,我反而常看到,會批判台灣人的英文說不好、嘲笑台灣人講英文的腔調者,反而都是來自同國家的自己人,而這現象不管是在台灣或美國,都會發生。


台灣的教育和文化,習慣以 「滿分」作為標準,看待他人的的角度,容易從扣分與挑剔出發,這樣的人,看不到對方的努力、也欣賞不到對方的優點;而長期被這樣對待的小孩、學生和成人,容易在學語言的過程中,找不到成就感,反而會換來習得無助感,並且失去自信。

一個國家要建立一個友善的語言學習環境,除了讓學習者獲得正確的學習方法或專業教師指導之外,社會更應該要給予支持、同理、耐心、等待、鼓勵、溫暖的正向態度,而這是 [全民] 都應共同培養與具備的;唯有台灣不再出現對使用英文的台灣人大肆批判或報導時,才能讓所有的人民感受到在台灣說英文、或在台灣人面前說英文可以如同說中文一樣地自在輕鬆,也才能讓所有學習者,可以在一個有安全感的環境下,願意勇敢地去 try and err(嘗試和犯錯)。
.
我想,那位和蔡總統對話的美國官員,這幾天談了那麼多外交大事、已回美國忙於他的行程後,一定不知道台灣的媒體和評論者們正在批判報導的,是台灣總統用他的母語表達的其中一句文法受爭議,讓糾正她人的 rude 舉措變成全台鎂光燈下的焦點,而不是世界各國正發生哪些大事,也沒有人意識到這是對待一個人的—不尊重。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字戀

hearth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Levina
  • 會批評台灣人的外語的,確實都是台灣人,而且不限英文呢

    另有一點我覺得很怪,有時會聽到台灣人批評說:「那個人明明就會說中文,跟中文母語者一直繞什麼英文啊!」

    我在想,中文母語者,難道不能跟中文母語者練習開口說英文嗎?這種批評是源自於一種自己不敢開口說英文的自卑?也難怪台灣人的英文口語跟聽力普遍很不好了,是一種惡性循環

    而且我想到,大部份的新加坡人,很擅長不止一種有文字的語言,他們經常是英語、普通話、馬來語交替著用。新加坡的情況,我覺得滿適合台灣借鏡,它跟台灣一樣,沒什麼好幾百年的獨特歷史文化,而是一個歷史很短、一開始只是外來者佔據,本來就是只能直接把其他地方的文化拉過來的地方,就這點來說,看美國也可歸納出,一個本來就歷史很短的地方不見得非要有什麼自己的文化,但一定要先有寬容、自由的精神 (若有,就不會一堆人在新總統的一句英文文法上見縫插針了吧)

    而新加坡現在的經濟成長,我覺得跟他們早起將英語設為官方語言的遠見有相當的關係。經濟衰敗、連麵包都快沒有,還發展什麼文化跟自由寬容民主精神呢
  • 你的提問和想法都很棒,可以討論很久,這些議題很值得深思。

    hearthealer 於 2016/07/28 17:47 回覆

  • AI
  • 您打得文章很棒,我完全同意你。
    我好奇想問一下,後面是try and err嗎?
  • 對,是try and err, 我打錯, 謝謝你的詢問確認。

    hearthealer 於 2017/07/05 00:5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