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到台北,坐在捷運裡,我沒有如往常的拿起書來看,而是看著車廂裡的人、想著兩年前的北捷事件,和,若發生在我眼前,自己會有什麼反應...........人生太無常,我們永遠不會知道此刻的平安,是否能延續到下一秒?今天碰面的人,下次還能不能再見?

我的車廂裡,剛好看到有警察來站崗,搭捷運的人潮依舊許多,當時事發後的副作用—大家不敢滑手機、不敢戴耳機的驚恐氛圍,和現在的畫面已完全不同,似乎大家又回到了往常的習慣,只是多了警察進來。

然而沒想到,鄭捷就那麼快或終於要被行刑了。當越多輔導受刑者的人表示他是他們見過最冷血、最難教化的人時,我反而越想和他聊聊,瞭解是什麼樣的背景和生活經歷,讓他這麼想殺人並有一套個人的完整理念和動機。小燈泡的母親說的沒錯,政府沒有藉此去瞭解研究這樣的人,就快速的讓他可以完成自己想一死的期望,等於這社會又少了一個可以瞭解隨機殺人動機的研究對象。但是,當我聽到受害者的年邁父母激動地說著 "我們從今天起可以不用再哭了" 時,我又感到無比的心疼與難過..........

想起我在美國曾諮商的一位已出獄的個案,槍殺過人、強暴女人與打死人,若站在社會道德的角度,或許大家也會對他有無數的批判;但身為心理師,聽著他童年的遭遇,我才能以另一角度去瞭解成因,有了瞭解,才可能產生同理;有了同理,才能讓對話的距離拉近,軟化對方的心。

不知北監之前有否找心理師進去和鄭捷聊過,我真的覺得他是一個可以長期會談的人,不是為了改變,而是—瞭解。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字戀

hearth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