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校園裡輔導被霸凌的學生們,心裡感到很沉痛與無法言喻的難過;這篇,是想寫給校長、教育者、輔導者、教官和家長們看的,希望能提供在學校的工作者們,一些反思。

請瞭解,霸凌議題,與一般學生間的衝突打架,很不一樣;因為霸凌,常常是一個人面對群體,並不是各自有朋友擁護、兩派人馬的交戰,所以若您用過去的處理模式,找雙方來對質或找人證、甚至是以人證的多寡作為選擇要相信哪邊的說詞,那麼,被霸凌者,往往會變成—犧牲者。

請試想一個常發生的情境:霸凌者們想欺負某同學時,會把這同學強壓到無人看到的角落,然後開始以言語和肢體霸凌,而被打的這位學生,若因防衛而抵抗或推開同學,導致這位被推者受傷,結果會發生什麼事?這群霸凌者,會跟師長們說是被霸凌者動手打人,這些霸凌者們,瞬間變成了指證的證人;或是即使被霸凌者在教室什麼也沒做,霸凌者們也能栽贓他,跟老師說這位同學做了什麼壞事,即使當事人澄清自己完全沒有做,但師長們仍選擇相信多數者的指證。

以上類似的狀況,一直發生在各個校園,當師長們常以第三人證或人數的多寡作為相信真相的依據時,就容易使被霸凌者承受許多他自己沒做卻得受處罰的委屈,以及自己的清白和說出來的話,沒有任何師長願意相信,只因為案發現場常常只有他一個受害者作為人證,只因為同學們因為同儕的壓力,所以也沒有人敢為被霸凌者發聲,因為大家都怕變成下一個被霸凌者,大家都怕明天來學校,會被排擠或報復。

請別忘了,對被霸凌者來說,要說出自己被霸凌一事,需要很大的勇氣,不但不知老師會否相信、也不知老師會否處理得宜,甚至不知若師長們處理結束後,自己一人回到班上面對霸凌者們的下場,會不會更慘?雖然事實往往是Yes。

長年在學校裡,承受被言語、關係或肢體的霸凌,對當事者來說,心裡是很痛苦、很黑暗、很無助的煎熬,倘若師長們沒有給予支持與信任,那對孩子們來說,就是最後一個可以求助的依靠也破滅了,這對一個人的心理,會產生極大與深遠的影響,不管是對教育環境、對人、對日後想幫助他的師長、心理師等等,都會使當事人心生很大的不信任,與,不寄望。如此一來,以後遇到困難時,他們容易選擇自行處理,不再找師長求助,而找同儕討論或自行處理的方式,很容易以暴力解決,而衍生出更多的問題。

看著過去被霸凌的學生,因為陰影與恐懼而在我面前哭得如此傷心,我的眼眶溼了,內心的沉痛很深很深,我難過的不只是他所遭受的一切,更是為我們的教育環境和師長們,沒有提供更完善周全的處理而使無辜者長年受冤,感到痛心與悲傷。

在聽被霸凌者說話時,請先檢視自己有否先入為主或預設立場的選擇性站在某一邊、或潛意識已帶著不信任的質疑或批判地站在某個位子,聽他/她說話。因為這些,將會影響到您聽取訊息的方式、內容和您呈現出來的態度。

請記得,他們的心已受傷了,千萬別在他們有機會開口告訴您始末前,用您的態度,給了他們二次傷害。

 


把每個被霸凌者,都看成自己的孩子,或許,您會更知道怎麼做。
 


真心的希望,我們台灣,能使被霸凌的孩子們,愈來愈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字戀

hearth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