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話在我心裡放了很久,該是把它寫出來的時候,特別是台灣剛發生完幼童被殺害的事件之非常時期。

這篇文章,是想寫給所有曾經/現在/未來遇到失去重要關係(ex: 失戀、失婚)、失去重要他人(ex: 伴侶、親友)、失去重要事物(ex: 房子)者們,以及現在正在面對這些人、關心他們的旁人們。
請瞭解,”正在” 面臨生命突如其來的衝擊、進而得面對已陪伴自己生命一段時間的人事物突然離開的 “失去” ,對任何人來說,都是不容易的,甚至有時真的太困難、太痛,痛到讓人無法去想像,或,相信。正因為如此,每顆肉做的心,在此時都是破裂的、淌血的;就像每天讓自己活動自如的四肢,在此時斷了手或腳一樣。
所以,所有的難過、悲傷、痛苦、憤怒、哭泣等情緒,都是正常的,也是必經的過程。
但是,我們的教育與社會,習慣把負面情緒看成不好的,所以急於讓它減少、讓它消失、讓它導向正面情緒,卻忘了負面情緒一直有它的存在意義與價值,甚至忘了當事者正面臨的,是個很大的loss.......
於是,在這非常時期,很多人總是用了自認為的安慰或幫助在對當事人,但卻從未意識到自己所做的事、所說的話,會讓當事人有何感受,以下三點是我想和大家分享的:
1. 安慰不是要求—
很多時候,我常看到認識或不認識者,對著剛失去重要他人的當事人說 “要節哀”、 “要加油”、 “要堅強”、 “要勇敢"、 “不要哭”;每當我看到這些詞時,總在想著,若哀傷難過是必經的階段,為什麼還要對方 “節” 哀、而不是讓他/她好好地哭呢?若換作是您自己,您真的節的了嗎?真的能不哭了嗎?
對著正處在生命低谷、遭遇重大巨變的人說 “要加油、要堅強、要勇敢”,就像在對著剛被截肢、還沒脫離生命危險、需要在加護病房的病患說,"要出院、要站起來、不要躺"一樣的....殘忍。這種看似鼓勵的安慰,其實是一種對脆弱悲傷者的苛求,甚至是在否認無視對方的傷痛,不但沒有接納,甚至用自己的期待在push 對方要去做到自己所認為對的方向。
但是,生理的傷口需要復元過程,心理的悲傷,也需要時間歷程,而且每人的時間長短都不同;唯有走完哀傷的階段,才能讓對方可以往下一個階段前進,若急著要求對方跳過這階段,他們只會在下個階段裡停滯不前,不管幾年,都會一直受到過去的思緒牽絆,直到這些哀傷完整地告結。
2.獨處不代表悲慘—
每個人面對自己的loss 都有不同的態度,但不管是怎樣的方式,始終都會有當事者需要獨處的時候,特別是和自己所失去的,好好道別,這時會非常需要安靜的空間和時間,讓自己可以從衝擊的面對中慢慢地接納、消化、整理和告別。但很多時候,周遭人的熱心與關愛,會因為擔心當事人無法面對,所以急著給予很多的慰問、每天密集的關切、時時想讓當事人減少獨處時間,彷彿以為自己可以終生24小時陪在身旁,卻不知這過程已奪走了當事人想好好說再見的時機,甚至可能成了當事人日後的遺憾或埋怨。
請給當事人有悲傷的空間與時間,並瞭解對方的需要,甚至等對方開口再給予,反而才能真正地協助到對方,而非只是自顧投入一心想幫人的熱情,因為被滿足到的,可能是自己,而非當事人。
3. 陪伴不等於給建議—
陪伴,是心與心的靠近,不是大腦對大腦的轟炸。悲傷需要的,是情緒接納與同理的陪伴者,而不是頻給建議批判的大法官,後者只會讓道理停在思考層面,但是正面臨重大loss者,常被情緒蓋過認知,不但暫時無法聽進任何的說教建言,反而會因為大腦增加許多負擔,而使負面情緒更無空間渲洩。
沉默的傾聽,非語言的撫背(不拍背)、點頭或眼神關心,甚至只是一個大力的擁抱,就能給予對方一些溫暖與支助,不需要強求自己一定得說出什麼話、給出什麼大道理或建言才認為自己有做了什麼;因為,無聲的陪伴,有時是最有力的溫柔。
 
希望以上三點,除了讓大家更懂得面對哀傷痛苦的親友之外,也能學習用讓您自己最舒服的方式照顧自己,允許自己有悲傷的時間與空間,不批判自己的情緒,不急著跳到下個階段,面臨非常時期,我們都需要好好地擁抱自己與身邊的人,做自己和他人最溫暖的摰友。
創作者介紹

字戀

hearth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羅惠娟
  • 我不知道自己明天要如何調適自己的心情
  • 您好:我不知您的問題是什麼,若您有需要諮詢或諮商,可以先預約,否則我無法只用文字回覆您的短問題哦~謝謝!

    hearthealer 於 2016/04/13 14:42 回覆

  • 小小
  • 如果明天我朋友問說我怎麼有心事
  • 您好:您的問題似乎很不清楚,若您有需要,可以再另預約時間談,謝謝~

    hearthealer 於 2016/04/13 14:5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