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到國外,是關在飯店裡唸書,而不是享受遊玩,感覺很特別。我習慣拉上落地窗的窗簾,在寂靜的氛圍裡,只有書與我相對。唯有吃飯時間會打開電視,讓聲音與畫面暫時轉移自己的心力。

也許是還有一場GRE要戰,我的大腦一直很緊繃,卻不是開導自己就可以鬆馳下來的,這種精神上的壓迫,已持續了幾天,甚至考TOEFL前一晚才睡兩小時的我,照理說應該很疲累,不過考完當晚回來,我試著想好好睡一覺時,卻還是只睡了兩個多小時就醒來了......。手邊的資料很多,GRE 該背完的龐大單字量,我還沒有看完,這也花了我整整一天半的時間。

11.11,星期日早上,我到大廳吃了一頓悠閒的早餐,選了一個靠落地窗、可以向外眺望的位子。雖然食物的味道不是很好,但在buffet 的供餐下,對我來說已是一種享受。我在國外,很喜歡花上半小時~一小時的時間享用早餐,覺得那是每一天的美好開始。不過,我還是帶了本資料下去唸,希望可以利用時間,至於是否真的有打開來看,我已忘了。

回房間後,我遇到來清理房間的服務生,她是個看起來只有二十幾歲的女孩,大陸人,到新加坡工作。她看起來很單純樸實,在她進來打掃的過程,我和她小聊一下,問了她一些新加坡的房租、生活等問題。她很勤快,幫我把房間整理的很乾淨(寫到這裡,我為自己的描述感到好笑,那似乎是飯店服務生的本職,我只是想要說,這個女孩很乖。)

由於我發現我的桌上這兩天都陸續有小螞蟻到處在爬,不知從何而來,所以向她反應這件事。她說:『不然我用殺蟲劑幫妳噴好了。』我問說:『可是若不知從哪爬出來的,只是在桌上噴,會有用嗎?會不會整個房裡都是殺蟲劑的味道?』她回答我:『我也只會這樣做,不然我也不知道要怎麼辦。』也許是大陸人講話都很直接率性,雖然以積極的角度,她也許可以查查原因從哪發生或詢問主管,不過她的回答也沒錯,因為以她的能力,她的確也只能這麼做吧,只是我為自己的問題和她的對話感到有趣。這個女生,給了我很好的感覺,好像是一個好朋友般的親切,不像是陌生人般的距離,雖然也才聊過一次,但我對她的印象很好,那種好是很想與她做朋友、留下聯絡方法、讓人很想對她好、關心她、希望她過得好的特殊感覺,連我自己也不知道怎會這樣,這是第一次。或許知道她離鄉背井到別的國家做這樣的工作,又讓我對她有了一份憐惜吧........

週日晚上,我繼續徹夜衝刺,但其實也只能把最基本的東西看完,直到天亮,趁空檔睡了兩三小時後,又起床把考古題和完全沒時間練習的寫作句型看過,待到快中午就匆忙的收拾東西出門了。
創作者介紹

字戀

hearth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