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1.09-11.13 新加坡-高雄來回


11.08,出發的前一天深夜,已熬夜多日的我,在床上躺到凌晨四點多,積在心頭上的壓力是很沉重的,好不容易入眠後,睡了兩小時就起身準備到機場。

11.09 (五),早上七點半,父母開車送我到國際機場。下車後,父親從後車廂拿出行李給我,我拖著小行李,背對著目送我的他們,一步步走近大廳門口時,突然一股涼意從心頭漫延至全身,一種離開家裡的羽翼要開始獨自單飛的挺身堅強,雖然明明已獨自在外生活幾年,也曾一個人到國外旅行過,但這種感覺卻是前所未有的經驗,也許是這次和家人相聚太久,抑或是,這次的出國,是去打仗,不是玩樂。

登上早上九點多的飛機後,我試著想在機上唸點書,但卻覺得身子相當疲累,所以大部份的時間都在閉目養神。四小時後,來到了第一次拜訪的新加坡,機場外下著小雨,11月的新加坡一點寒意也沒有,怕熱的我,有點後悔帶的不是短袖衣服。

接駁車送我到飯店check in安頓後,我向櫃台人員詢問了附近的生活機能和位置。這裡的人很特別,雖然我一到國外,習慣開口用英語對話,但只要對方是華人,都會自動用中文回答我,這樣也好,第一次在國外可以用母語和不同國籍的人溝通。隨即,我立刻到附近攤販買當天的晚餐,回飯店淋浴、吃完飯後,試著再練點聽力和做些文法題目,晚上九點多睡意很重,讓我相當高興,期待可以順便調整作息,一覺到天亮。不料,睡到一半,被隔壁門口的人群吵醒,看一下時間,我才睡了兩個小時,想起床唸點書,但一直覺得腦袋很疲憊。

於是,我躺在床上休息,培養睡意,只是一想到明天要上戰場、又在擔心考題過難的狀態下,我又害怕的哭了起來,愈想平撫心情使自己入睡,似乎就愈難睡著,這時,我已躺到凌晨快五點了,離起床時間,只剩一個半小時,後來我向上天祈求,請祂讓我可以順利入眠,哪怕只要一小時也好,畢竟考試時間需要長達三個半小時,慢慢地,我就真的平靜的進入夢鄉了。

11.10(六)我到一樓吃早餐,看到三個台灣男生坐我對面,因為他們有講台語。心想,他們真幸福,來這裡旅行,睡到我早餐快吃完才下來。我隨即到門口處,有計程車停靠站,第一輛車的司機,說他對我拿給他看的考場地址不熟,即使飯店服務人員跟他解釋,希望他能試著找,我還是決定不要冒這個險,接下來,還在下雨的天空,就一直讓我等不到計程車了。新加坡和台灣很不同的一點是,下雨天,計程車比較少在路上繞,而不像台灣的計程車,反而此時生意更好。雖然我有預留提前到考場的時間,不過心想若再等不到,就花錢請服務生打電話叫計程車來,於是我又再次的抬頭對著天空向上天拜託,請祂讓我趕在進考場前,順利坐到車子。

我不是基督徒,也不迷信,但真的就在我祈禱後,來了一輛計程車,我也就搭上了。這司機只告訴我,他知道方向,但詳細的點,他沒有去過,可以打電話問他朋友,我請他立刻打,一定要確定位置地點,也很幸運地,他有問了清楚,並且車程在十五分鐘內就到,比我預計的半小時,快了一半。

在我進考場排隊報到時才發現,剛剛坐我對面吃早餐、站我後面等我搭計程車的那三位男生,原來也是來這裡考試的,早知道四個人一起坐同一部車就好。

他們和我住同一間飯店、在同一個考場、甚至在同一間教室裡考試....這也是一種緣,一種只有我知道的巧合、沒有互動過的陌生之緣。

創作者介紹

字戀

hearth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